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凯瑞鸿达的博客

学习,交友,分享,精品收藏,应有尽有;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当今医法-医方篇-小柴胡汤  

2016-04-04 21:56:41|  分类: 健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独孤园丁)

歌曰:
当今运气,厥阴司天,少阳在泉,风火相煽,贻害肝胆。甲午年始,少阳当值,厥阴辅之,又三十年。若治少阳,小柴胡汤,宣胆解郁,补脾和胃,清热泻火,除湿化痰。芍药当归,功在厥阴,舒肝解郁,滋肝平木,养血活血,补虚则安。竹茹枳实,清热化痰,兼枢少阴,又可温胆。再加白术,名逍遥?,肝脾同治,枢机斡旋。道遵岐黄,法从仲景,方依傅山,道法自然。但有一证,不必悉俱,因证变化,祛病延年。若治未病,无证亦用,风火之年,更需防范。此乃天时,天人相应,故为正法,不可等闲。当今病人,心神不定,肝胆苦累,横克脾胃,肾气不藏,龙雷飞扬,上忤心神,木火刑金,病在五藏。依此思路,观其形证,病难逃遁。

小柴胡汤:

柴胡、黄芩、半夏、人参、生姜、大枣、甘草。

仲景原本是为治疗少阳病而立,凡邪气侵犯少阳,气机郁勃不疏,肝胆疏泄不利,少阳经腑功能失常,则为少阳病。

少阳包括足少阳胆与手少阳三焦,应时在春,五行属木,禀条达疏泄之性,具启陈致新之能,所以少阳之气喜条达而恶抑郁,喜疏泄而恶凝滞,有如春气之升发而万物生,则少阳之气对于人体周身气机的运动有促进并调节的作用。所以少阳为枢,能为人体表里阴阳、内外上下、气血津液、脾胃三焦之枢,能枢转周身气机的升降出入运动,促进气血津液的运行。如果少阳受邪,不但使少阳经腑功能失常而为病,而且每因少阳气郁不疏,枢转无力,使得周身气机动亦因之而郁,内外上下之气不通,气血津液不行,则诸病生焉。小柴胡汤具解郁利枢之能,有推陈致新之功,善开少阳气郁以利枢机之用,所以,小柴胡汤为少阳枢机之剂,实乃仲景开郁利气之首方。
(四逆散则为少阴枢机之方)

凡病及少阳,与少阳气郁,枢机不利有关,见有往来寒热,胸胁苦满等证,皆能用小柴胡汤治疗。所以仲景指出:“伤寒中风,有柴胡证,但见一证便是,不必悉具”。不可以此而非小柴胡汤为治疗少阳病的主方,亦不可以彼而非小柴胡汤解郁利枢的作用。一般总把小柴胡汤的治疗作用说成是和解少阳,但“和解少阳”四个字决不能概括小柴胡汤治疗作用的方方面面。从小柴胡汤的组方来看,其中的药物可以分为三组:一是柴胡配黄芩。柴胡微苦寒,感一阳春升之气而生,能直入少阳,升足少阳之清气,既解少阳经中之邪,又能疏利肝胆气机而推动六腑之气,具有推陈致新的作用,黄芩苦寒,善于清泄少阳胆腑火热。柴芩相配,一升一降,经腑同治,能使少阳气郁得达,火郁得发,郁开气活,则枢机自利。二是生姜配半夏,既能和胃止呕,又因为姜、夏味辛能散,有助于柴胡疏解少阳之郁滞。三是人参、大枣与甘草相配,味甘补中,一方面能鼓舞胃气以助少阳枢转之力,另一方面还能预补脾胃之气,以杜绝少阳邪气内传之路。全方既有祛邪之品,又有扶正之药,集寒热补泻于一体之中,具有升达少阳生气,疏解肝胆气郁的作用,能开郁调气而利升降出入之枢。枢转气活,则内外上下、表里阴阳之气得以通达和利,气血津液随之周流而布达于身形各部,从而气机调畅,藏腑安和。

综观《伤寒论》与《金匮要略》,凡用小柴胡汤治疗者共二十条,归纳起来,其治疗范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:
1、少阳病,往来寒热,胸胁苦满,嘿嘿不欲饮食,心烦喜呕及口苦,咽干,目眩等;
2、少阳病兼太阳表证;
3、少阳病兼阳明里证;
4、少阳病兼脾家气血不和;
5、厥阴病外出少阳;
6、阳微结证;
7、伤寒解后,更发热或胸满胁痛;
8、热入血室证;
9、黄疸病,腹痛而呕吐;
10、外感热病,呕而发热者;
11、妇人产后郁冒证。
可见,小柴胡汤治疗范围之广,是任何方剂所不能比拟的。若能领悟少阳为枢之奥义,掌握小柴胡汤解郁利枢的作用,反复实践,逐渐体会,即可以执柴胡剂而治百病,起沉疴,去顽疾。因此说,小柴胡汤擅开肝胆之郁,故能推动气机而使六腑通畅,五藏安和,阴阳平衡,气血谐和,其功甚捷,而其治又甚妙。无麻桂而能发汗,无硝黄而能通便,无苓术而能利水,无常山、草果而能治疟。所谓不迹其形而独治其因,郁开气活,其病可愈。

少阳胆之功能
《黄帝内经·六节藏象论》曰:“凡十一藏,皆取决于胆也。” 
何意?
简单来说,若是由心、心胞、肝、脾、肺、肾和胃、大肠、小肠、三焦、膀胱组成一个公司,有一个总裁,那就是胆。当然,心中之神是董事长。
胆在子时最先启动旺相,其它十一条正经,每一经每天一次的旺相值日运动,其开始和结束,都是从胆经的运动、旺相开始,受胆经启动而开始它们自己的运动。胆的运动正常,则人就会有胆有识,作出正确决定。 胆的主要功能有:
1、主少阳春升之气:《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》曰:“春三月,此为发陈,天地俱生,万物以荣”。少阳之气生发正常,肝木才能兴旺茂盛。 2、主决断: 《素问·灵兰秘典论》曰:“胆者,中正之官,决断出焉”。 胆气不及,则胆小如鼠;胆气太过,则胆大包天;胆气中正正常,才能作出最佳决断。
3、藏精(胆汁)以助胃之消食,此乃甲木疏戊土。然而肝胆相照,故胆汁的生成与排泄有赖于肝的正常疏泄功能。4、柴胡,宣胆之专药,非此则无它!
红楼梦第八十三回言:“非柴胡不足宣少阳甲胆之气”,此言不虚。

小柴胡汤主证
口苦、咽干、目眩;寒热往来,胸胁苦满,心烦喜呕,默默不欲食。

气血虚弱,不能卫外,腠理疏松,外邪乘虚而入,邪正纷争于半表半里,致阴阳失调。阳盛则热,阴盛则寒,寒热交替出现,故见寒热往来;少阳胆经循于两胁,“正邪相搏,结于胁下”,经气不利,故苦于胸胁满(此胸满必同时有胁满);肝胆之气不舒,郁而乘脾,不能健运,故见默默不欲饮食;郁而乘胃,导致胃气上逆则喜呕;郁而生热,上扰心神则烦;胆汁味苦,上蒸则致口苦;热而伤津致咽干;足少阳胆经起于目锐眦,且胆与肝相表里,肝开窍于目,少阳邪热循经上干空窍,故致目眩。

小柴胡汤类方
仲景《伤寒论》,立小柴胡汤,主伤寒六经少阳证。
三阳经中,太阳为开,阳明为阖,而少阳则具有枢转、宣通、升发和疏调的作用,故称之为“枢”。
少阳之“枢”,一则可以枢转邪气,将阳明之邪或少阳之邪枢转到太阳而解;二则可以条畅气机,使其归于畅达;三则可以疏调水道,使三焦通利,水液代谢顺畅。
若少阳枢机不利,枢转功能失常,则气机不利,水道不调,或气机因郁而滞,久而致气机郁结,或水液代谢紊乱,久而致水停为患。
少阳病以枢机不利为主,导致胆经气机和三焦水道不畅。气机不利,轻则“郁”,重则“滞”,久则“结”故有小柴胡汤证(治郁)、大柴胡汤证(治滞)与柴胡加芒硝汤证(治结),是由郁到滞再到结的一个病变过程;而水道不畅则出现柴胡桂枝干姜汤证。气机不利以气郁为主,但也涉及到水道的不畅,故气郁证亦可见水郁的小便不利或口渴;而水道不畅也同样会影响到气机,故水郁证亦有气郁的胸胁满微结、往来寒热的表现。若气郁或水郁失于治疗或治疗不当,导致胆经气机和三焦水道失调,邪气弥漫于三焦表里内外,则形成气水同郁的柴胡龙骨牡蛎汤证
可见,气郁、水郁和气水同郁三种既相似又不同的柴胡类证是少阳病的主要证候,反映了少阳枢机不利的病机,气郁、水郁虽同是枢机不利,但各有所侧重,而气水同郁则更加明确地反映了少阳枢机的病变机理。

小柴胡汤今用:
当今,因气候环境、情志因素、饮食问题等等导致胆郁症越来越多,故小柴胡汤可大显神方之威,加减变化,可统治百病。
小柴胡汤,堪称当今天下第一神方也!

“无症状可辨小柴胡”,病情复杂无从入手,八法中只有和法适合。 和法是通过和解或调和的作用以祛除病邪为目的的一种治法。人体辨证有阴阳、表里、虚实、寒热八纲之说,和法就是使其无所偏。小柴胡汤是和法的代表方剂。 
有报道称,小柴胡汤能够治疗肿瘤。其实,它不是一个直接抗癌细胞的方子,但它可以调畅情志,促进五藏六腑的新陈代谢。新陈代谢正常,水液代谢也会正常,就不会生痰,不会生湿,不会生瘀,所以就没有癌症生长的温床。另外,人心情愉快,整个人的精神放松,所谓免疫机能,也就是正气,就会旺盛,《黄帝内经》言“正气内存,邪不可干”。所以,正因为小柴胡汤可以调畅整个人体的代谢,可以有助于调畅人体精神情志,就使癌症失去生长的温床。 
小柴胡汤源流:
仲圣小柴胡汤,来源于《辅行诀》大阴旦汤,去芍药即是;而《辅行诀》则源于《汤液经法》。
大阴旦汤既治外感(天行热病),又治内伤发热,功能强于小柴胡汤。仲景取大阴旦汤去芍药,冠名小柴胡汤,主治外感六经少阳病,随证加减亦兼治内伤。

俗言“肝胆相照”,在五藏六腑中,只有肝和胆,合在一处,胆位于肝的中间,肝有变动,胆也有变动,胆有病,肝随之也有病。肝性喜温,胆性喜凉。其它的藏与腑都分为两处,有的一个在上,另一个在下;有的左右各一,通过经络相互贯通,靠筋膜互相连接而已。
胆与肝互为表里;少阳与厥阴均为半表半里,一阴一阳,所病特征相似,往往寒热并见。
大辛大热和大苦大寒的药合用组方,这是厥阴经用药的规律,所以厥阴主方乌梅丸是寒热并用的典范,而少阳主方小柴胡汤,则是寒热并用的开端。

小柴胡汤变通:
由于仲景生活在第48甲子的太阳、太阴大司天时代,而今已是第79甲子的厥阴、少阳时代,并处下元时期。所以,须对小柴胡汤之方的构成及药量进行变化,才能适合今人。故使用傅青主所变通之方(或可去姜、枣,但加陈皮、茯苓)。此方内嵌了二陈汤,强化了化痰祛湿功能;减少了药量,是缘于时值下元。
对下元生人,万不可大剂量用药(参、芪、归、地等补药类尚可,但需辨明病机),否则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特别是,当今时空下,大剂量使用阳药、苦寒药无异于杀人矣! 
变通后小柴胡汤如下:

柴胡一钱黄芩一钱人参五分半夏一钱甘草一钱 茯苓二钱 陈皮五分 (生姜、大枣) 
(方中用药量主要针对下元生人参考,中、上元生人视情况增加)

方中用七寓意:
仲景所列主证共七项。七之数,火之成数也(地二生火,天七成之),或寓意小柴胡汤乃治火之方。药味:亦七味药,亦或寓意同上。关于用药量:李时珍曰:“古今异制,古之一两,今用一钱可也”。傅青主云:“然国初上元生人,禀赋最壮,或非用一两不效。当今下元用一钱可也,万不可用一两。” 

小柴胡汤变化扩展

1、加竹茹、枳实,嵌入温胆汤。

竹茹、枳实能降胆、胃、肺之气,加强了降气化痰之力。胃不降,则心丶肺丶胆均不能降(中气为枢)。
温胆汤主治少阳痰热上冲,正对应当今之时空,故现在温胆汤证很多。其主要症状是:
头晕目眩,或疼痛,失眠,心烦,恶心,呕吐,心悸,胸胁胀满或疼痛,胆怯易惊。
舌质红绛,舌体胖大,苔黄白而腻。
脉弦滑或数。
其主证分析:
肝胆风火相煽,挟痰热上扰,壅闭清阳之位,故头晕目眩或疼痛;肝胆气郁而失于决断,神魂无主,所以心悸而善惊;痰热内扰心神则烦躁不宁,失眠而多梦不安;木郁土壅(木克土),则脾胃升降失常,往往出现恶心欲吐,纳呆;肝胆气郁,使其经脉不利,则胸胁胀满或疼痛。
病机:肝胆风火相煽,挟痰热上扰,痰、气、火三者交郁。功能:化痰清热,和肝胆(加白芥子,则可祛顽痰、老痰)。

当今,温胆汤主证之眩晕,已成为时代病,极具普遍性。这既有运气使然,又有社会因素,应重点关注。 
眩晕虽在清窍,但与肝、脾、肾三藏功能失常关系密切。肝阴不足,或肝郁化火,均可导致肝阳上亢,其眩晕兼见头胀痛,面潮红等症状。脾虚气血生化乏源,眩晕兼有纳呆,乏力,面色觥白等;脾失健运,痰湿中阻,眩晕兼见纳呆,呕恶,头重,耳鸣等。肾精不足之眩晕,多兼腰酸腿软,耳鸣如蝉等。

虚、实眩晕以虚证居多,挟痰挟火亦兼而有之。一般新病多实,久病多虚;体壮者多实,体弱者多虚;呕恶、面赤、头胀痛者多实,体倦乏力、耳鸣如蝉者多虚;发作期多实,缓解期多虚;病久常虚中夹实,虚实夹杂。
面白而肥之人多为气虚多痰,面黑而瘦之人多为血虚有火。
眩晕以肝肾阴虚、气血不足为本,风、火、痰、瘀为标。其中阴虚多见咽干口燥,五心烦热,潮热盗汗,舌红少苔,脉弦细数;气血不足则见神疲倦怠,面色不华,爪甲不荣,纳差食少,舌淡嫩,脉细弱。标实则有风性主动,火性上炎,痰性粘滞,瘀性留著之不同。 
治疗原则:眩晕的治疗原则主要是补虚而泻实,调整阴阳。
虚证以肾精亏虚、气血衰少居多,精虚者填精生髓,滋补肝肾;气血虚者宜益气养血,调补脾肾。
实证则以潜阳、泻火、化痰、逐瘀为主要治法。

治方上,以小柴胡汤加温胆汤为基本方,视上述病情症状加减。
肝阳上亢: 症状为眩晕耳鸣,头痛且胀,遇劳、恼怒加重,肢麻震颤,失眠多梦,急躁易怒,舌红苔黄,脉弦。
治以平肝潜阳,滋养肝肾。
可加白芍(虚证)、羚羊角(天麻)、丹皮、钩藤、桅子、桑叶、菊花、夏枯草、龙胆草、牡蛎、龟板、鱉甲等平肝潜阳;
可加生地、元参、山茱萸、当归等滋养肝肾。
肝火上炎:症状为头晕且痛,其势较剧,目赤口苦,胸胁胀痛,烦躁易怒,寐少多梦,小便黄,大便干结,舌红苔黄,脉弦数。
治以清肝泻火,清利湿热。
可加生地、龙胆草、栀子、泽泻、防己、黄柏、蒲公英、紫花地丁、虎杖、连翘、猪苓、土茯苓、茅根等。
痰浊上蒙:症状为眩晕,头重如蒙,视物旋转,胸闷作恶,呕吐痰涎,食少多寐,苔白腻,脉弦滑。治以燥湿祛痰,健脾和胃。
可加白术、苍术、茯苓、山药、薏苡仁、芡实、防己、泽泻、猪苓、瓜蒌、天竺黄、胆南星、砂仁、白豆蔻等。
瘀血阻窍:症状为眩晕头痛,兼见健忘,失眠,心悸,精神不振,耳鸣耳聋,面唇紫暗,舌瘀点或瘀斑,脉弦涩或细涩。
治以活血化瘀,通窍活络。
可加当归、川芎、桃仁、红花、赤芍、熟地、酸枣仁、石菖蒲、蝉蜕等。
气血亏虚:症状为头晕目眩,动则加剧,遇劳则发,面色觥白,爪甲不荣,神疲乏力,心悸少寐,纳差食少,便溏,舌淡苔薄白,脉细弱。
治以补养气血,健运脾胃。
可加人参、白术、茯苓、黄芪、莲子、熟地、当归、丹参、砂仁、肉豆蔻、鸡内金、神曲等。
肝肾阴虚:症状为眩晕久发不已,视力减退,两目干色恩涩,少寐健忘,心烦,口干,耳鸣,神疲乏力,腰酸膝软,遗精,舌红苔薄,脉弦细。
治以滋养肝肾,养阴填精。
可加熟地、当归、山茱萸、龙眼肉、枸杞子、补骨脂、沙苑子、茺蔚子、女贞子、菟丝子、覆盆子、鹿角胶、龟板、鳖甲等。

2加白芍(少用舒肝解郁-多用滋肝平木),嵌入芍药甘草汤、大阴旦汤、四逆?(柴胡、芍药、枳实、甘草)。
其中四逆散为少阴枢机主方,主治少阴病阳郁,少阴枢机不利(四逆汤主治少阴病阳虚)。有此,阴、阳二枢机得治,对于治疗意义重大!

病机:肝气郁结,久而化火;或肝阴虚,不能涵阳,虚火上冲心神,甚则刑金。
功能:舒肝解郁,或滋肝平木。 
若肝胆有实火(或虚中挟实),轻者左金丸,重则龙胆泻肝汤。

龙胆泻肝汤功用:清泻肝胆实火,清利肝经湿热。
主治:肝胆实火上炎证;肝经湿热下注证(如妇女滴虫性阴道炎、阴痒、带下等证)。龙胆草为龙胆泻肝汤之君。《医学启源》曰:“以柴胡为主,草龙胆为使,治眼疾中必用之药也。治黄目赤肿,睛胀,瘀肉高起,痛不可忍。”《主治秘诀》云:龙胆草“治下部风湿及湿热,脐下至足肿痛,寒湿脚气。”外感六淫之邪失治,进入厥阴藏匿,久而化为实火,可导致所谓乙型肝炎;还可导致头发全脱,甚至于连眉毛、胡须、腋毛、阴毛等全部脱光。对此,用龙胆治疗有很好的疗效。刘渡舟先生常用自拟三草汤(夏枯草、龙胆草、益母草,配以芍药、甘草) 治疗高血压病。
方中夏枯草清肝散结;龙胆草清泻肝经之火;益母草为厥阴血分之圣药,性善行走,能行血通经。
龙胆泻肝汤现常用于所谓高血压病、急性结膜炎、急性中耳炎、鼻前庭及外耳道疖肿等,属于肝胆实火者。亦用于甲状腺功能亢进、急性胆囊炎、尿路感染、急性前列腺炎、外生殖器炎症、急性盆腔炎、带状疱疹等属于肝胆温热者。 

3、加大黄,嵌入大柴胡汤
俗言:“用好柴胡大黃,横行天下无双。”二药一升一降,“推陈出新”。绝妙搭配,天设一对,地造一双!小柴胡汤与大柴胡汤主治是一虚一实、一郁一积。大柴胡汤主治少阳阳明合病,和解少阳,内泻热结。对于因实症而发热不退,其效如神。如大便秘结(积在肠),扁桃体炎(积在咽),胆结石(积在胆)等。 

4、加当归,同治厥阴。
病机:血虚者。
当归功能:补血兼补气。
若论治肝,可有十法
心为肝之子,实则泻其子,一法也;肾为肝之母,虚则补其母,二法也;肺为气之主,肝气上逆,清金降肺以平之,此乃金木交互,三法也;胆在肝叶之下,肝气上逆,必挟胆火而来,其犯胃也,呕吐夹酸、夹苦酸者,肝火苦,则胆火宜用温胆法(温胆汤),平其胆火,则肝气亦随之而平,所谓平甲木以和乙木者,四法也;肝阳太旺,养阴以潜之,不应,则用牡蛎、玄武版介类以潜之,所谓介以潜阳,五法也;肝病实脾,则仲景之老法,六法也;肝有实火,轻则用左金丸,重则用龙胆泻肝汤,亦应手而愈,七法也;《内经》有三法:《素问·藏气法时论》曰:“肝苦急,急食甘以缓之。”“肝欲散,急食辛以散之。用辛补之,酸泻之。”寥寥数语,便指出了甘缓、辛散、酸收三项治肝大法。为后世肝病治疗,开辟蹊径。《难经 ·第十四难》也指出:“损其肝者缓其中。” 《金匮要略》亦指出:“夫肝之病,补用酸,助用焦苦,益用甘味之药调之”。五藏之病,肝气居多,而妇人尤甚。
治病能治肝气,则思过半矣。

5、加白术,嵌入四君子汤(补气)、枳术汤(心下坚,水饮所作)、逍遥丸(和解肝脾,变通方有鳖甲三钱)。 
如换为苍术、厚朴,则嵌入平胃散(苍术、厚朴、陈皮、甘草),古称“柴平煎”。其功能燥湿运脾,行气导滞,平胃中之腐,消脘腹之胀满,对嘈杂反酸,恶心呕吐,心下痞满,凡舌苔白厚腻者,其疗效如神。 病机:土被木克。
白术功能:补脾,利腰脐。
四君子乃补中气之方。中焦为一气圆运动之轴,中焦斡旋,四维则运,人身又一枢机也!

6、加熟地(生地、山茱萸、玄参、肉桂等)
补肾(加肉桂引相火归元)。因乙癸同源,补肾即可补肝。

7、加川芎,嵌入四物汤、八珍汤
四物补血、活血、止血、养血;八珍则气血双补。

8、加麦冬、五味子,嵌入生脉饮
生脉饮益气复脉,养阴生津。
此乃金木交互之法。

9、加酸枣仁(柏子仁、菖蒲、芡实、远志、茯神等),嵌入酸枣仁汤、天王补心丹滋阴清热,养血安神。
此时,五藏统治。

小柴胡汤加减法
若胸中烦而不呕,去半夏、人参、加栝蒌实一枚。
若渴,去半夏,加重人参;加栝蒌根。
若腹中痛者,去黄芩加芍药。
若胁下痞硬,加牡蛎、川棟子。
若心下悸,小便不利者,去黄芩。若不渴,外有微热者,去人参加桂枝(酒客用羌活)。若咳者,去人参,加五味子、干姜。
若胸胁疼痛引背者,加片姜黄、红花。
若痰热扰心而热势较重,心烦或失眠,加黄连;火热重者再加黄芩,以清泄肺经火邪。
若阴血亏虚,加当归、白芍滋养肝血。气郁化火,最易耗损肝血,血虚不荣,则证见:头皮或肢体麻木,肢体拘急痉挛或肢颤,或周身窜痛;舌质红绛少苔或有裂纹。若头痛加川芎一钱。若目痛加蒺藜一钱、菊花一钱。若鼻塞加苏叶一钱。若喉痛加桔梗二钱。若肩背痛加枳壳、羌活。若两手痛加姜黄或桂枝(酒客用羌活)一钱。若腹痛不可按者,加大黄二钱;按之而不痛者,加肉桂一钱。
若头晕或头痛以月经为甚,加白薇、党参。若头胀痛,加夏枯草。若巅顶痛,加川芎、白蒺藜。若后脑痛,加桂枝(酒客加羌活)。若阴虚严重而舌质光绛,加生地或乌梅。若胆气虚怯,心神不宁所致的惊怖而夜寐不安,加龙骨、牡蛎,同时加大茯苓用量;严重者,可再加夜合花、夜交藤与龙齿。
若有血瘀脉阻,出现神呆或健忘,舌质有瘀斑,加桃仁、红花;严重者可再加川芎、赤芍。
若痰热内蕴,少阳相火郁勃,出现心烦不安或烦热汗出等,加丹皮、山栀以泄少阳相火。若五心烦热,加知母、黄柏。
若午后低热或盗汗,加青蒿、地骨皮。若痰热蕴于胸膈,痹阻气机而见胸闷胸疼等,或由于痰湿上蒙心窍而出现神呆不语或语言不利者,加郁金、菖蒲以豁痰开窍(痹);严重者加远志、珍珠母、胆星、天竺黄。若善太息或心中懊憹者,加佛手、香附。若痰热挟湿热下注,而见腰膝疼痛,尿黄短不利,妇女带下多等,加苍术、黄柏清下焦湿热;带下黄秽加土茯苓,椿根皮;湿邪重而厌食油腻者,加茵陈、滑石。若痰热、相火郁勃而扰心犯肺,出现躁烦神狂多梦,或咳嗽痰多者,加青黛、海蛤壳清肝凉血,涤痰化结;痰多加瓜蒌仁、枇杷叶;吐痰不爽加海浮石。若痰热挟肝阳上亢动风,眩晕耳鸣或昏仆,腰膝酸软,或肢麻、肢颤,加羚羊角、钩藤平息肝风。若痰热动风入络,而见肢体麻木,项强疼痛,或肢体拘急痉挛者,加全蝎、僵蚕,搜剔以通经活络。若少阳痰热而挟有胃家实滞者,症见腹胀满,大便干结或不爽,加大黄、芒硝通腑泄热,以和胃气。若口干舌燥,薄白苔(不水滑),渴,头痛,头晕,口鼻干如冒火,应有里热,加石膏。小柴胡汤加石膏还可以治:腮腺炎,耳上下肿,淋巴腺肿,乳腺炎(未化脓),小儿肺炎。若嗓子疼、扁桃体发炎,加桔梗。
若头痛、头晕、呕甚,即所谓美尼尔氏综合症,加吴茱萸。

小柴胡汤合方 

1、外感发热:柴胡石膏汤 柴胡黄芩半夏甘草各一钱人参五分生石膏三钱连翘枳壳桔梗各一钱 本方退热,其效如神,3剂之内多能热退病愈。

2、小柴胡汤合越鞠丸
越鞠丸,出自《丹溪心法》。
方:
苍术、香附、川芎、神曲、栀子(各一钱)
主治:气、血、痰、火、食五郁,消化不良,胸脘痛闷等证。
小柴胡汤善治两胁苦满,能疏理肝胆之郁,而侧重于“横’;越鞠丸畅气舒胃,善治胸脘痛闷,而侧重于“纵”。两方相合,则互相为援,而有纵横捭开,疏肝和胃,解郁开结,畅行三焦滞结,无往而不利,为合方中最理想之法也。临床用于治疗郁证、胃病疗效惊人。

明代李梴又根据朱丹溪的方法制出了以消痰行气,化滞除痞的六郁汤:
陈皮半夏苍术川芎各1钱赤茯苓7分栀子7分香附2钱炙甘草砂仁各5分

3、小柴胡汤合四磨饮子
四磨饮子,出自《济生方》。
方:
人参槟榔沉香乌药各一钱
《普济方》为:
沉香乌药木香枳壳各一钱

此方功能下降逆气,顺气扶正,治疗正气素虚,而又肝气横逆,上犯肺胃而见气逆喘息,胸膈不舒,烦闷不食等证。
现代常用于所谓支气管哮喘、肺气肿等属气滞兼有气逆者。
气喘分两大纲,一在上为实,乃肺气不通调;一在下为虚,乃肾气不归根。本方证治,兼而有之。

《医方集解》五磨饮子,为本方去人参,加木香、枳实,主治气厥或气郁之实证。
《证治准绳》六磨汤,为本方加木香、枳壳,主治气滞腹急便秘。

合方治疗肝胆气郁,又见气之上逆甚为猛烈,或呃、或喘、或呕、或胸满不食等证,用之多效。

4、小柴胡汤合霍香正气散
霍香正气散,出自《局方》。
方:
霍香、大腹皮、白芷、茯苓、紫苏、陈皮、苍术、白术、厚朴、桔梗、半夏
本方治疗风寒暑湿杂邪,山岚瘴气,内伤饮食,憎寒壮热,头痛呕逆,胸满腹胀,痰嗽气喘,霍乱吐泻,疟痢,不服水土等证。
两方合用,对于肝胆气郁而见舌苔异常厚腻,湿浊胶着者,有立竿见影之效。
现代还可治疗所谓肝炎、胃炎。

5、小柴胡汤合黛蛤散
黛蛤散,出自宋代民间验方。
方:
文蛤、青黛研成细末。
每服9-15克,布包,水煎服。

此方治疗木火刑金,咳痰带血,咽喉不利,头晕耳鸣,胸胁作痛,每见于妇女,服之多效。
木火者,肝胆之郁火也,小柴胡汤疏肝利胆,肝胆舒畅则郁火不生,乃治本之法也;黛蛤散清泄肝肺二经之火,为治标之法也。两方合用,则标本兼治。

6、小柴胡汤合三甲散
三甲散,出自《瘟疫论》。
方:
鳖甲、龟板、穿山甲、蝉蜕、牡蛎、当归、白芍、甘草、土鳖虫。

此方脱胎于《金匮要略》之鳖甲煎丸,具有软坚消癥,治疗肝脾肿大,两胁痞坚,络脉瘀阻,气血瘀滞等证,须久服而方有效。
两方合用,一者理气郁而畅肝气,一者行血瘀而消癥瘕,对肝病由气及血,当代所谓肝脾肿大、肝硬化有明显疗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